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闻兮,念如是而泼墨  

2014-09-07 10:00:31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佳句杯中游,

歌舞自风流,

如是风光不知愁,

一曲新词 一壶酒,

浮光掠影过花间袖

 
 
一丛禅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丛禅竹

        佳句杯中游,歌舞自风流,如是风光不知愁,一曲新词 一壶酒,浮光掠影过花间袖——《秦淮八艳》

        徐佛有女初长成

        吴江盛泽之地,有幼女,名曰杨爱。有名妓,曰徐佛。幼女家甚凄凉,卖与徐佛养女之。徐工诗书琴画,教之。是以幼女学而精之,及长,而玉立,有绝色之娇容。于勾栏卖与周道登,入周府,宠之。及群妾害之,卖于娼家。

        伊人愁兮心慌慌,伊人哭兮惆怅怅,伊人笑兮明灿灿。见伊人独立,梦般之娇颜,拨弦清唱婉转,荡人心魄。赋之词曲,或凄清、或憔悴,人去也,酒入愁肠。

        工诗音律落青楼

        浮光,掠影。花间一壶酒,谁唱那一曲新词,犹抱琵琶的倩影。为何流落?可怪人生之不幸?谁抚琴而坐,拨动忧伤;谁吟诗而起,笑对人生;谁唱词而动,感怀回忆;谁又袖舞翩翩,魅惑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 如此般才气,如此般女子,谁人得以怜惜。帘下清秀,却是愁容,可食人间烟火?星夜璀璨兮,可知我心。雾起朦胧兮,可知我思。风雨呼啸兮,可知我需。

        缘来,似影,纵逝。歌来舞去,谁人不识,那一抹孤影,清风流转,旋起旋落,长袖罗衾。谁念那青楼女子,殊不知缘已去,道佳人遗世而独立。浪迹天涯,怎可说流落而不知意。

        松江儒士号影怜

      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松江边有秀公子,儒服羽扇一书生。去杨拈柳名如是,浊世自怜号影怜。不知身是女儿客,大夫与之相对欢。复社几社论时势,东林党人和诗歌。得知儒士非公子,惊诧大夫飞跳起。怎知女子性非常,倾心佳人奈若何。

        画肪上,儒士服。手执纨扇兮,翩翩佳公子。博览经史,诗词音律。何以难之,流连士大夫,呼兄唤弟,何事不论?自是博学多才矣。

        知我是女儿,蔑视礼法又何如?佳期如梦,倩影何在?羽衣裙带,我自翩翩舞,广绣曼曼。群大夫自是任我选,奈何奈何,空有满口文采,才华虽不庸,却是懦骨颤颤。

        有公子子龙,一代词宗,骈赋策论之名家。可谓高风亮节,不乏铮铮铁骨。松江南楼,自与佳人会。伊不知恋之无果,可谓伤情。

       “才过十三春浅,珠帘开也,一段云轻。愁绝腻香温玉,弱不胜情。渌波泻、月华清晓,红露滴、花睡初醒。理银筝,纤芽半掩,风送流莺。

        娉婷,小屏深处,海棠微雨,杨柳新晴。自笑无端,近来憔悴为谁生。假娇憨、戏揉芳草,暗伤感、泪点春冰。且消停,萧郎归矣,莫厌飘零”

        别离后有离愁苦,君不见,佳人落泪身凄凉。

      “梦中本是伤心路。芙蓉泪,樱桃语。满帘花片,都受人心误。 遮莫今宵风雨话,要他来,来得么。 安排无限销魂事。砑红笺,青绫被。留他无计,去便随他去。 算来还有许多时,人近也,愁回处。 ”

      “拂断垂垂雨,伤心荡尽春风语。况是樱桃薇院也,堪悲。又有个人儿似你。莫道无归处,点点香魂清梦里。做杀多情留不得,飞去。愿他少识相思路。 ”

        君可知,我自离去,庸人不扰。仍有风骨,不觉愁滋味。扁舟一叶,相思何处,追求的是属于自己的爱情。

       “有怅寒潮,无情残照,正是萧萧南浦。更吹起,霜条孤影,还记得,旧时飞絮。况晚来,烟浪斜阳,见行客,特地瘦腰如舞。总一种凄凉,十分憔悴,尚有燕台佳句。 春日酿成秋日雨。念畴昔风流,暗伤如许。纵饶有,绕堤画舸,冷落尽,水云犹故。忆从前,一点东风,几隔着重帘,眉儿愁苦。待约个梅魂,黄昏月淡,与伊深怜低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 绛云楼如是我闻

       “垂杨小院绣帘东,莺阁残枝未相逢。大抵西泠寒食路,桃花得气美人中。”“草衣家住断桥东,好句清如湖上风。近日西泠夸柳隐,桃花得气美人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两诗相和,佳人留墨迹,沽取风流。轻吟叹息,世有桃花,何以美人。伊可知,老夫无气节。何以取文之?

        玉人正值妙龄兮,何与白发共结缡。绛云楼里绛云被,我闻室读书论诗。后人轻笑,让我彷徨。奇女子不能以常人论之。

        佳话又如何,佳人心欢谁与诉,奈何如是如是。

        红烛,燃烧的光,照亮了谁人共于?一树梨花压海棠,华发青丝,缠绕三千断指柔。明眸流转,那一许轻柔方物。

      “清樽细雨不知愁,鹤引遥空凤下楼;红烛恍如花月夜,绿窗还似木兰舟。曲中杨柳齐舒眼,诗里芙蓉亦并头;今夕梅魂共谁语?任他疏影蘸寒流。”

      “裁红晕碧泪漫漫,南国春来正薄寒;此去柳花如梦里,向来烟月是愁端。画堂消息何人晓,翠帐容颜独自看;珍贵君家兰桂室,东风取次一凭栏。”总是诗情相和,春花秋月,朝霞夕雨。

       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,没有哪一世,共许至青丝成雪。

        蓟门朝士几须眉

        晚明的山色凄凉,蘼芜君的秀发轻扬。清人已破关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 暗香,疏影。花间词有百般柔情,不执明艳晃晃,可与我共诉柔肠。三生三世,可相伴乎?亡国之苦,苦与谁诉,待来世做一个不食人间烟火。汝可伴我九泉下,共饮酒。

        与我一起殉节,不做那亡国之奴,可好。我虽是招人嫌弃的青楼女子,可自有操守和节气。士大夫们如此这般,还不如奴家一介风月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 可知屈膝变节之士大夫,无那般气节,奈何女儿身,唯有荷花池下,魂未消。魂既不消,唯有泪千行。执笔斥朝士,又能奈若何。

        风华绝代,谁人可比,无关风月,搁笔念佳人,谁留墨迹与你,千古婉约却湮灭。谁让你眉目蹙,伊在怨谁?宿命如此,谁能为你折腰?

       “素瑟清樽迥不愁,柂楼云雾似妆楼;夫君本志期安桨,贱妾宁辞学归舟。烛下鸟笼看拂枕,凤前鹦鹅唤梳头;可怜明月三五夜,度曲吹萧向碧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 归隐,纵情于山水之间,西子湖畔,田园牧歌。有平淡之小家,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。伊何以代夫受之刑罚,无人不敬仰之女子,唯有河东君。

       “幅巾道服自权奇,兄弟相呼竟不疑。莫怪女儿太唐突,蓟门朝士几须眉?”

        虞山脚下秋水阁

        当人去楼空,心有千千结。伊人投缳,奈若何。戊寅草序尽一世才名,翩翩奇女子,自有佳人闹。悬棺秋水阁,谁人不瞻仰?

        侠骨红颜,玉手纤纤指。千丝万缕,烟雨红尘下,风声雨声,谁留胭脂泪?魂魄藏深闺,不待空流去,看花人老。

        当垆仍是你,抚玉琴,拨动乱弦。谁许你一世安稳?青丝如故,待成雪。秋色一壶,空自饮。秋水阁,浅浅斜阳残照,谁留墨香。

       “一朝九庙烟尘起,手握刀绳劝公死。百年此际盍归乎,万论从今都定矣。可惜尚书寿正长,丹青让与柳枝娘”

        虞山脚下,念夕阳射影,、只道如是我闻,我念蘼芜君,万古奇女子。

       “隐隐河东柳,迎酬尽党人。序题戊寅草,帐设绛云茵。殉国艰于死,悬棺矢不臣。皇皇多列士,侠骨让红唇。?

        泼墨兮,执念佳人,遗世而独立,风月下一抹孤影。(卿子去兮)

一丛禅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丛禅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