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古遗恨沈园林  

2015-11-03 11:39:30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偶遇沈园

        一种相思绵亘了千古的爱恨幽延,一处园林埋藏了多少的情怨纠缠,一段偶遇带来的是期期暮暮的独怆哽咽。肆无忌惮漫延的翘首企盼,换来的是云端的相见恨晚。纷纷梧桐落萧木,天涯可堪咫尺孤,不期而遇中孕含了不知几多凄苦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日,阳暖风煦,人挪影稀,云倦倚栏栅,朱台蔓姝桓,楼阁飘轩榭,蜓立荷上粉庞观;池台映剪影,丝竹寰堤岸,滕蔓绕松篁,双蝶相伴舞翩跹;奇石堆砌,丘壑林立,洞若静水时鸳鸯戏波惹斑斓;花吐芬芳梅吐香,红墙绿柳中带羞怡芳,燕拂桥下掠惊鸿,塘中鱼鳗宛游龙,桃花沾染春色绯,卷入过客落泥红。行到此处方得觉,才到沈园又近苏杭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是伴随夫君游玩而来的温婉妇人,一个是被贬谪饱含失落而来的落寞文人。他们也曾情浓意笃,这满园的春色勾绘的恰若他们往日的伉俪深情,回忆如浮光追影倒溯两人的支离残片。他们曾经也如这蜻蜓般诗情画意;更如这蝴蝶般相互追逐嬉戏;还如这鸳鸯戏水般如胶似漆。一次了无因缘的巧遇,猛若激石一般,由涟漪泛出惊涛巨浪。他们也不曾想到这一次偶遇竟变成了永远的天分地隔,最后留在沈园的唯有题壁上的两首钗头凤。

         红酥手,黄籘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

         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,错,错!

         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

         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,莫,莫!

         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

         晓风乾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倚斜栏。难,难,难!

         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

         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,瞒,瞒!

        二游沈园

        一个已掩做了芳土香魂,一个也已到了花甲之年。四十年如一日,昨日往复抬头看。沈园寄宿不归客,寥落半生已蹉跎,丹桂黄花秋亦落,采菊制枕绮裙罗。留下的沈园孤守着一片园林,落破的园林俨然不复旧日的盎然情趣,残荷恼泣葫芦浅,双桂堂前飞宿燕,圃中墨梅问井台,孤鹤鸣透断云怨,楼沁衰雪伤心白,回眸深处溢尘埃,当年题壁满青苔,不见伊人持酒来,此情此景难忘却,似曾沈园昨日在,恨在沈园多变迁,惟有相思不曾变。澹澹云舟载日月,悠悠泛叶覆昼流,微风吹皱春波绿,翠笼沙堤一日秋。形单只影在沈园览游,相似的境地,万屡的柔情凭恁找寻,也不过是淑影珠帘。

        往事幕幕心头照,空落余霞啸晚风。满目的疮痍眷恋着最后的似水情长,只片冷泠泠的叶子,摇晃在枝桠上不忍离分,千重的愁绪荡尽在园林深处,无处流淌的情牵,刮楞着岁月的缝隙,坚守着耳边最后的笑语嫣嫣。徘徊在曲径上,枫林中回唱着凄婉。忘步流连,香风阵阵,蚀骨肌怜,群芳中独有梅花开在相对的季节,任百花迟暮,固执在凛冽中源源不断的飒飒霜寒。如已不见四月天,沈园遗处恍当年,虽既人已分各昨,遥望此景即桑田。

        三游沈园

        古稀之际,再一次来到沈园。沈园把他的爱情葬进坟墓,对于这位熟悉的客人,它没有用怎样的言语来表达,一位曼妙的倩姿已然深藏在这里了。所以这里有怎样的光景变得尤为不重要了,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凭吊她,他相信在这里还能寻觅出她的一缕芳魂。徘徊在曲径上,枫林中回唱着凄婉。千重的愁绪荡尽在园林深处,枫叶簌响,莫是艳影旖旎至,纵使相逢卿不识,回首灯火漫阑珊。一曲厮相守,莫道他人家,一世消殆尽,来生侯天涯。病解秋索晓栏杆,春意缭绕绽绿颜,蜂蝶嬉闹芳草丛,百花何抵腊梅寒。半世沈园亦葳蕤,几度挣扎迤逦来,欲掩伤悲故人辞,更添雪鬓一段白。

        梦游沈园

        月晕醉人,珠洒玉盘。衣袂飘然附风起,魂落之地是林园。环顾四周,谧静如魑魅,星隐寒竹,朔朔似魍魉,一席延盏,空诉少伴应答闻。今朝沈园画角哀,客山城非旧池台,酒醉梦访终得醒,共赴一处魂骨埋。在花开的季节不曾相守,在花败了才追悔莫及,如果能在梦中回到当初,甘愿做个梦中魂。

        零碎的繁辰,镶嵌在银河中遥望天际,照耀着园林的林林总总,伤透心扉。飘摇的距离,阻隔了层层剥离的记忆,怀念的快要记不清晰,浓郁的印记。雁过两行,眉间评述种种思量,盘旋不及,在园林里拾取过往。昨日的耳鬓厮磨,已成了今日风中的一粒婆娑,空落的沈园,流浪的孤鹤,无处静放的闲池阁,尘埃里绽出的百合,拼凑一首绵扬的笛曲,贯穿古往今来,仿佛聆听远方的天籁。

        终游沈园

        终于在时间的追赶下,他也走到了垂暮之年,老来多健忘,相思记最深。沈园迎暇这位熟稔的老人,他来向沈园做最后的惜别,步履蹒跚在沈园的处处角落,很怕遗漏这所有的一切,也是来在看她最后一眼。不管逝去后是长时的离去,还是永世的缘聚,这里始终没入了他们的一眸情义。沈园恢复了旧时的光彩,雕阁玉璧,轩窗画堂,环聚柳堤生新绿,燕啄新泥;竹林秀清,榆荚飘摇,柏杨抚风棉飞絮,铺满泪痕西风紧,雨敲竹林湿管弦。生年经岁匆匆过,但赴梦中共婵娟。南阳北客凌人渡,孤鹤衔来一段殇,偶遇沈园难忘情,年年此处欲断肠。

        剪辑一段千年的爱恋在这里上演,也在这里谢幕。谁能目睹时间的长河,穿越彼岸。留下的踪迹,在岁月里干涸,情事沧桑百年后,沈园留与后人祭奠。(唐润秋

    

一丛禅竹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