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安晓逸之,离别不散  

2016-01-16 12:27:19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****

 

安晓逸之,离别不散 - 一丛禅竹 - 一丛禅竹

   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所有的离别,就此别过,那份坚毅的决绝,恰如时光的纤云衣裳,静泊在山水之中间接成一道亮光,好似留白生命中的一处走笔,淡入,又淡出。

    在豆冠年华心生美好的年纪里,我把合欢花轻扬,庄生晓梦的蝴蝶便在我的宣纸上翩翩起舞,旖旎了美丽,却遗忘了自己的结局。聆听四季的痛与别,一切都臣服在时光的惦记里,没有人能捕捉到它流淌的细腻。远处的风景,是一首优美的词作,想象里,那律动的每分每秒,是如此的恬静美丽,倘若,匆忙间的离散,是夕落在黄昏中的一点抹红,那么相逢,就只算是花火刹那间!

    昨夜辗转难眠,是谁惊扰了谁的乡梦?当你与我擦肩而过,余角的留驻,是你在偷偷的想我,还是红尘一笑而过?尘世里,每个人都在想忘一种永远的东西,落雪里,想抛弃的依然是一种叫做永远的概念,很多时候,或许只是路过,一些人,一些事,扰乱了我们该有的行程,刹那间的交集让自己起心动念,没有对错之分,也无需去问谁陷得更深。未来很远,遐想无边,月夜下的流水,流水里的思念,永远一词,用的多了,便成了一种廉价的许诺。或者,难道,人生需要有这般裂帛,于一丝一丝里抽尽繁华 。

    2015年已过,2016年新的伊始,我在一季一季地离别中走向碧玉华年,那个不曾驻留的地方叫彼岸,那朵叫彼岸的花,其实还有着更为好听的名字,白的如明月光,叫曼陀罗华,红的如炉中火,叫曼殊沙华,花不落去,果就不结。所以,年少时,我们因谁因爱或是因好奇而同场起舞,沧桑后,我们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、疏离,是一种薄凉的心情,仿若世间繁盛是与年龄并肩,一起逐渐老去。

    没有比离别在心酸的字眼了,这样倾心一遇,纵然没有花开遍野,亦,心无惋惜,没有遗憾。光阴未及流转成卷,便在路的起点处,以我清冷的作别,结束这故事里的蜿蜒曲折。

    没有比离别在苛刻的一幕了,这样浓烈的转身,纵然有千般无奈,亦,安之若素,再无动容之处,多年后,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,带着笑,彼此寒暄,相互说一句,只是一句:好久不见!

    当2016年的第一场雪落下来时,呼吸感知了冰凉,文人浓墨饱蘸的心事,画于案前,叙述着关于这个季节的点点滴滴,收藏着这个季节的来来往往,倘若,有一个人看到你笑,会上扬唇角,看到你皱眉,欲以身代劳, 懂得,是一季芳华,忽略,是一地滂沱,血色浪漫的彼岸,是一次涅槃,我知晓。

    背上行囊,走出红尘的最深处,踏梦旅行,让枯燥蓬勃,让心情吐蕊,安晓逸之,演绎一场不分散地离别。(夏绯阡澜)

 

安晓逸之,离别不散 - 一丛禅竹 - 一丛禅竹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