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谁,荒芜了彼年豆蔻  

2016-05-07 16:08:20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琥珀流年,凋谢了夏天的葱绿,暗淡了秋天的明媚,挥别了冬天的萧条,不经意间,已经轻轻扣响春的门扉,在春天的门槛外踟蹰徘徊。

伫立在春天的左岸翘望,我深知,用不了多久,我们将迎来又一季的春暖花开。

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春天还会似原来那般姹紫嫣红、山明水秀、生机盎然。可是,如水的光阴已经冲刷了太多的曾经,许多人和事都已经成为再也回不去的从前。

“已见松柏摧为薪, 更闻桑田变成海。”光阴流转,世事变迁,眼睁睁地看着岁月拂袖而去,我们却抓不住她匆匆离去的裙裾。

真的不知,有多少人在四季的轮回中蹉跎了岁月,又有多少人因蹉跎岁月而不堪回首,还有多少人为不堪回首而扼腕叹息。

我们总觉得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,今天走了,还有明天;今年去了,还有来年。可是,蓦然回首,大片的光阴早已流淌到岁月的彼岸,成为一大片再趟不过去的岁月海洋。

从小,我们的父母和老师就教导我们珍惜时间,我们也铭记了许多诗句鞭策自己:“三春花事好,为学须及早。花开有落时,人生容易老。”“少年易学老难成,一寸光阴不可轻。”“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。”……这烂熟于心的诗句,使我们懂得时间的珍贵,也明白做人的道理。可是,当玩耍的快乐或享乐的欢愉来引诱时,很多人便难以自持。甚至,有人还会安慰自己:且放一放吧,明天再做又何妨?明天又不是世界末日!所以,这些熟稔于心的道理,付诸行动时也并非易事。

我们真的有用不完的明天吗?聪明的你,可以自己算一算,除去懵懂无知的顽童时代,还有吃饭和休息的时间,我们究竟有多少个可以期盼和挥霍的明天?

凝神屏息,静静地听一听朱自清先生的声音:“洗手的时候,日子从水盆里过去;吃饭的时候,日子从饭碗里过去;默默时,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。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,伸出手遮挽时,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,天黑时,我躺在床上,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,从我脚边飞去了。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,这算又溜走了一日。我掩着面叹息。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。”是呀,时间每分每秒都在悄然流逝,而流逝的光阴,我们便再也无法重拾。

它不会因为人们的嗟叹和挽留而停滞片刻,也不会因任何人的急需和恳请而多给予一分一秒。

那次,当我听到那个贪婪于玩乐的女孩轻松地说出那句“再努力也不如找个好老公”的谬论时,我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,这么小的年纪就让这种思想在心中生根发芽,她还会努力吸吮阳光雨露吗?将来还能绽放娇艳美丽的花朵吗?如果自己没有长成清雅馥郁的花朵,而只是浮花浪蕊,还指望会有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怜爱赏识吗?如果自己不是灰姑娘,却总幻想着穿上美丽的水晶鞋,坐着精致的南瓜马车通向幸福城堡,我不知,这是不是只能是幻想而已。

美好的生活,如果能够唾手可得又该是多么的美妙,如果能够不劳而获该多么舒心:我想,这只能是五彩斑斓转瞬即破的泡沫吧!

很喜欢冰心的小诗:“成功的花,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!然而当初她的芽儿,浸透了奋斗的泪泉,洒遍了牺牲的血雨。”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。成功,是需要用汗水、泪水,甚至血水浇灌的。

如水的光阴,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逝;如烟的日子,会在庸庸碌碌中消散。不知,是谁在薄如蝉翼的光阴中,荒芜了彼年豆蔻,空余一声声叹息。

时间是最公平的,从不会厚此薄彼。因而,聪明的人会珍惜转瞬即逝的时光,只为在激烈的竞争中多挣一些机会,在岁月的荡涤中少留一些遗憾。而糊涂的人总会为自己蹉跎光阴,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不久,又是一个清风携绿、细雨如丝的春天。聪明的你,是否,已做好播种的准备?(映日清荷)

 

 

一丛禅竹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