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肩担尽古今愁  

2016-02-29 16:43:53|  分类: 佛心濯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一丛禅竹   

        通州城郊外,一条崎岖的小路延伸向远方。路边的树木叶子已经落尽,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在风中瑟瑟地发抖。其中一棵高大的树木旁耸立着一座破败的亭子,亭子的一角因坍塌而倾斜下来,亭中的石桌和桌围的石凳显然有磨损的痕迹,仿佛刻满沧桑的人面。这月残星疏的深秋夜晚,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坐在石凳上,背倚亭柱,瑟缩着身躯,发出阵阵呻吟。

他太饿了,连续三天没有饭吃,原本就消瘦的他,现在只剩一把枯骨了;他太冷了,单薄的衣衫如何能抵挡得住“利剑”般寒风的侵袭;他太累了,几十年的奔波徒劳,使得他身心俱乏,如今对于人世间一切的一切都已看穿看透。他静静地坐着,坐着,身躯已经懒得动弹,然而脑海中的思绪却如汹涌的海浪,不断地奔腾着,翻卷着:我一生执着于崇高的理想,执着于坚定的信念,执着于优雅的文学,执着于真、善、美的道德境界,可是到头来,我达到了什么,又得到了什么?理想,多么诱人的名词,你像一个纯洁的天使,总在远方向我招手,却偏偏可望不可即。信念,是你一步步驱使着我走到今天,而今天的我,除了沉沦还有什么?文学与道德,我何曾在这污浊的世间见过你们的真面目?为什么充斥满眼的都是矫揉造作与虚伪欺诈呢?回首此生,自己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,备受世人的嘲笑、讥讽、奚落与蔑视,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

        他就这样背倚亭柱,思索着,思索着。久之,一滴大大的浊泪从眼角垂下,淌过布满皱纹的脸庞,干涸在嘴角。蓦地,他的灵魂仿佛受到了触动,全身震颤了一下,伸手迅速地从行囊里取出纸、笔、砚;接着,他展开皱巴巴的纸张,打开砚盒,右手握着秃笔,饱蘸浓墨,一气挥洒起来。写完之后,掷笔于地,狂笑三声,顿时泪流满面。一切复归平静之后,他又寂坐石凳,背倚亭柱,并怀揣绝笔,呆呆地望着远方。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似乎正穿透夜的黑暗,直欲看到一丝天际的黎明。终于,他困了,慢慢地合上双眼,低下头颅……

第二天,有人打这里经过,发现了亭中的尸体,于是走报州官。州官命人验尸时,发现了一篇诗作,名曰《绝命诗》。这是一首七言律诗,内容如下:

赋性生来是野流,手持竹杖过通州。

饭篮向晓迎残月,歌板临风唱晚秋。

两脚踏翻尘世路,一肩担尽古今愁。

而今不受嗟来食,村犬何须吠未休。

州官为之唏嘘不已,于是把他就地埋葬,立碑曰:“永嘉诗丐之墓”(因这位诗丐是永嘉人,故名之“永嘉诗丐”)。

这是发生在二百年前嘉庆年间的故事。没有人知道主人公永嘉诗丐姓甚名谁,他的生平经历如何,他写过哪些诗歌等等。除了他的死讯和临终前的绝唱之外,有关他一切的一切,于人们的印象里都是一张白纸。如果他的人生不是这种太过悲惨的结局,也许人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世界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。可是,他既然活过,并且活得如此痛苦,就要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。尽管绝大多数的声音已被岁月的尘埃淹没,但那一声临终前的呐喊和惨叫,毕竟为历史所铭记。我们应该庆幸这一点。

从诗中来看,这位永嘉诗丐出身寒门,地位卑贱,但为人疏狂,率性而行;他一生落魄,靠卖艺乞食为生,“饭篮向晓迎残月,歌板临风唱晚秋”便是这种生活的生动写照,字里行间充满了无奈和辛酸。由于他长期漂泊无定,因而走遍大江南北,两只脚把尘世路都踏翻了,那么旅途之奔波劳累自不待言;他又是一个有良知的读书人,有着忧国忧民的精神,悲天悯人的情怀,因而他每至一处看见有百姓受苦时,便会为之愁苦担忧。作者挺起双肩,把古今的愁恨都挑了起来,这是怎样的悲悯者和伟丈夫啊!我每每看到“一肩担尽古今愁”这一句,都不禁会对这位永嘉诗丐肃然起敬。一个人的地位可以很卑贱,可是只要他有无私的精神品质,有崇高的道德境界,就足以跻身古今最伟大的人物行列。最后作者说自己早已不再接受嗟来之食,那些村犬何必还要向“我”乱吠不止呢?这里显然是有深意的。正当诗人沦落之际,周围那些庸俗之人无不对他冷嘲热讽,就连村犬都要倚势狂吠,人情之冷暖、世态之炎凉可见一斑。“呼尔而与之,行道之人弗受;蹴尔而与之,乞人不屑也”,从最后两句我们也可以看出诗人耿介的性格和傲岸的情操。

这首诗绝不亚于乾隆、嘉庆年间那些名士的作品,能写出这样诗作的人也绝非泛泛之辈。然而,他的卓越才华与坎坷命运是多么不相称啊。“古来才命两相妨”,李商隐的这句诗道出了古今多少读书人的心声呵。作为二百年后这首诗的读者之一,我不能不赞叹永嘉诗丐的才华,同情永嘉诗丐的命运,敬仰永嘉诗丐的人品。“萧条异代不同时”,出于惺惺惜惺惺的情感,我不禁写下这样的诗句:

飒飒冷风秋,独丐过通州。

杖策亭边憩,恨断归冥幽。

翌日诸人晓,但有绝诗留。

就中有句撼人魄,何亚乾嘉名士流。

“两脚踏翻尘世路,一肩担尽古今愁”。

试观此语安庸者,坎坷逐公到死休。

举目骄奢纨绔众,我心惆怅何悠悠。

君不见,黄景仁,半行天下多风尘。

才高落魄终为憾,盛代偏成薄命人。

又不见,曹雪芹,十年陋巷闭蓬门。

呕心沥血营佳作,未尽寒宵已断魂。

我身沦落未足羞,永嘉诗丐堪与俦。

此生此世恒孤另,来世来生不可求。

使我早生二百四十岁,惟愿从渠万里游。

 

一肩担尽古今愁 - 一丛禅竹 - 一丛禅竹

 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