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朝死得最惨的清官  

2016-02-27 09:30:14|  分类: 凭栏观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********

嘉庆十三年(1808年),江苏淮扬地区发生大水,百姓流离失所。嘉庆帝从国库拨出数十万两银子,赈济灾民。不料山阳县令王伸汉上下其手,通过各种手法冒领赈银。按当时的规矩,在赈济活动进行过程中,上级官员会派别的官员前来检查,以便知道赈济有没有落到实处。此次前来查赈的是李毓昌。

李毓昌,新科进士,“以清白自矢”。嘉庆十三年时,刚以知县分发江苏,便被派往山阳县查赈。和以往官员的查赈流于形式不同,李毓昌到达山阳县后,亲自检查四乡的查赈事宜,每到一村必亲自和灾户见面、谈话,填写老幼人数。这样一来,王伸汉的贪赃枉法、克扣赈银事迹,很快就被李毓昌摸清楚了。李毓昌将其汇总后,准备向上禀告淮安知府王毂。

但淮安知府王毂已经被王伸汉买通,他还亲自当上说客,想让李毓昌得饶人处且饶人,但遭到拒绝。王伸汉又向李毓昌提出分赃提议,以阻止他告发。李毓昌仍不为所动,仍然坚持要上告。

在李毓昌离开山阳县前,王伸汉置酒送别,对李毓昌做最后的警告:“公初为官,不知做官的诀窍,日赴茅舍,访贫问苦,天寒地冻,过于劳累,可谓慕虚名而失实惠,实非为官之道,望公三思。”希望他不能只图虚名,因为这不是“为官之道”。李毓昌仍严词拒绝:“今岁某赴科场,皇上所命题,即以德本财末为言。某虽不肖,敢欺君纳贿耶?明日并以此禀诸制府可也。”要以苍生为念,顾及廉耻。

当天晚上,李毓昌七窍流血,在住所暴卒。淮安府知府王毂前来验尸,虽然看到尸体的口中流血,仍然以尸体颈上有绳子痕迹,是“自缢身亡”(可能当时还没有发明“抑郁症”一说)结案并下葬。

第二年,李毓昌的叔父李泰清来山阳县移棺,看到李毓昌的遗衣上有血痕,心生疑窦。经过四处打听,他得到信息,马上到京告“御状”,以侄儿“身死不明”向都察院控告。当时上访程序还非常规范,没有把状子下发江苏或淮安府,也没有以“寻衅闹事”的罪名把李泰清遣送回籍,而是奏报了嘉庆皇帝。

嘉庆皇帝听到消息后,同样没有让江苏官员“自查”,而是让山东巡抚吉念将棺材提到济宁检验。经验尸,发现李毓昌口内有血痕,骨头青黑,显系中毒而死。吉念立即下令捕获李毓昌死前的五个跟班长随严审,最终案件便真相大白。

原来是王伸汉指使家奴,买通了李毓昌的长随,在告别晚宴上毒死李毓昌,并伪造自缢身亡的现场。嘉庆帝听到案件结果后大怒,称其乃是“从来未有之奇”的怪事。最终的结果是将王伸汉立斩,王毂立绞,害人的家奴、随从磔刑(千刀万剐);因为失职,两江总督铁保降职发配,江苏巡抚汪日章也被撤职。嘉庆帝还亲自作《悯忠诗》褒扬李毓昌。

当时王伸汉买通淮安知府王毂,总共花了2000两银子。如果李毓昌不是那么认真办事,如果王毂没有被买通,如果李毓昌的长随没有下毒手,如果王伸汉提前把一切证据火化,如果李泰清上访被遣返,如果嘉庆帝不是派人跨省办案……天知道会是怎样一种结局。

一丛禅竹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