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浅画镜中眉,风笺黄花瘦  

2016-06-17 16:28:41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浅画镜中眉风笺黄花瘦

*****

    倘徉在宋词的长河中,难以忘却那一对閨葩,朱淑真和李清照。总以为前者是春,后者是秋。春秋皆为丽季,但各有各的韵致。

    幽栖居士多把情锁在希望里,易安则把暗香藏在盈袖中。

    “春已半,触目此情无限。十二阑干闲倚遍,愁来天不管。好是风和日暖,输与莺莺燕燕。满院落花帘不卷,断肠芳草远(朱淑真《谒金门·春半》)。”年华易逝,春景难留,人堪比鸟,思来尽愁。

    “寂寞深闺,柔肠一寸愁千缕。惜春春去,几点催花雨。倚遍阑干,只是无情绪!人何处?连天衰草,望断归来路(李清照·点绛唇)。”深闺人寂寞,雨催芳花怜,恋思天际处,缕缕皆愁绵。

    易安和淑真家习环境相近,身世才艺比肩,赏物各具慧眼,词旨灵犀相通。

    宋词,要捧着心去品味,才能读懂那绮丽和留白。有人说“她”幽韵冷香,美在气骨。在我看来,总觉得那句句阙阙是斑斓磁石,贴上去身心便相随了。而赏易安和淑真的词则更要屏息禅悟,犹如春雨中聆听天籁,花开时物语芳菲,以仁智得道释真。

    “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(朱淑真《生查子·元夕》 )。”春色撩人,情潸梦中。似梦非幻,閨心谁知。

    “昨夜雨疏风骤。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(李清照《如梦令》)。”惜花情深邃,曲折意曳婉。语浅非虚誉,只字怜绵。

    喜好宋词的豪放,更爱其婉约,而朱淑真、李易安词之婉有别白衣卿相、张子野、晏几道、晏殊人等。清丽中蕴凄恻,幽怨里许柔情。

    “斜风细雨作春寒,对尊前,忆前欢。曾把梨花,寂寞泪阑干。芳草断烟南浦路,和别泪,看青山。昨宵结得梦夤缘,水云间,悄无言。争奈醒来,愁恨又依然。展转衾裯空懊恼,天易见,见伊难朱淑真《江城子·赏春》。”追忆往昔,今日昨夜,梦中梦境。由实到虚,从虚及实,婉娩回环,思、愁、怨缱绻不尽。

    而易安的《凤凰台上忆吹箫》跌宕起伏,满篇离别之苦。“多少事、欲说还休”。“休休,这回去也,千万遍《阳关》,也则难留”。感情曲折,场景转换,悠悠情愁。

    春日芳华朵朵,金秋硕果累累。朱、李之词字里行间兰薰芝炙,物象瑰丽,怜意葱茏。旦是那叠字三番就让人唏嘘不已,拍案称绝。

    朱淑真在《减字木兰花·春怨》中“独行独坐,独唱独酬还独卧”连用五个“独”字来表现心中难以排遣的寂寞与孤独。

    李易安更是独出心裁,《临江仙》中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。《行香子》(草际鸣蛩)“甚霎儿味霎儿雨霎儿风”。《声声慢》中,开篇三句七叠,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,营造出一种愁惨而凄厉的氛围,不禁使人屏息凝神。

    閨眉总是爱美的。总觉得朱淑真、李易安是对着心镜吟出来香丽媚词。那词上泪染轻匀了幸福希望,慈润着柔刚和俊朗。那是两个人,分明一对花。前者春景明快,清心疏朗;后者金铮工丽,新颖出奇。

    “落日熔金,暮云合璧”。销魂蚀骨是宋词,忧思缠远念“朱李”。我如此联想:一对弱女子在封建礼教的桎捁下,敢于追求幸福,张扬个性,且把自己爱恨情仇化为笺墨,是苦难的灵魂绝唱,虽然人瘦黄花,但神拂春风。(子愚雅趣)

一丛禅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