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声轻叹,若初见  

2016-06-16 08:38:49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 阡陌红尘中,寻一条通透明澈的曲径,枫竹山林,碧水溪畔,初见悠然,离散悠然,重逢亦悠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题记

       一个不经意的瞬间,看到了如下文字:浅相遇,薄相知,淡相守,终难忘。寥寥数语,浅留痕迹,烙印内心深处,便再也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   英雄莫问出处,好文亦如是。因对文字的痴爱,简单岁月里,每每看到应景的言语,我总会随手拾遗,放入时光的扉页,待闲暇时,再静静回首凝望。如此,文字如诗,伴随成长一路走来,有些镌刻在心底,开出未名的花儿;有些渐落黄昏,绽放昨日的追忆;更有些随风远去,放飞天边,成为了一剪溪云。

       相遇,相知;相守,相忘。对于任何一个旅人,在光阴渡口,得遇恰当的容颜,初相见,便相知,该是一份怎样的美好?只是,人生若河,有顺势之美,自有逆流之哀,身在其中,永远无法预知,前方是风静水暖,还是飞瀑湍急。甚至在不经意的时刻,它会在你我转身的刹那,改变作夜的方向,让初见相知,轻易变成离别相忘。

       平常时光里,太多的人,驾起生命这载孤舟,只知鼓帆前行,将手中的橹摇了千百遍,只盼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,早日得见心中的彼岸。殊不知,岸芷汀兰、柳绿烟霞,亦是此生温暖的渡口,乃至身后的一程山水,都曾牵系你我的远去,守候离人归来。

       缘深则聚,缘浅则离。经世的洒脱,让我们轻易把话语说绝,将离别看淡,自以为人生路远,面对尘世烟雨,庸俗的内心,已可以将过往遗忘,淡落一地黄花,闲看秋风来去。

       只是,人皆凡夫,作为红尘奔波客,又有谁,可以真正做到物我两望,彻底褪去浮华的霓裳,从此不惊不扰。多少个月寒的午夜,几多离人,独自叹息,遗憾相遇匆匆,相知浅淡。一季花开,转身便成落红飘絮;一份美好,转眼便成云烟过客,每位痴者皆想牵手永恒,可在时光面前,却如一场烂漫的花事,一夜间,便风骤花伤,梦醉别离。

       所谓淡看云烟过眼,不为落絮倾心,无非是思愁深深,渐渐由痴成痛,直到无法负担,开始刻意不去回首,不再念起,追忆离别,为生活编织平淡,身矮屋檐,心付烟火。以为如此,便可挥手作别感伤离绪,不再睹物思怀,落叶悲秋。

       光阴清丽,往事如昨。随着时光老去,容颜可以选择遗忘,离别在心中刻下的痕迹,却永远无法复原。于是,用心感悟的旅人,总会在云淡风轻的夜晚,晓风渐起的清晨,轻叹:如若人生只初见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   是啊,若只如初见,此生可无怨?

       这是才子纳兰,追忆往昔,怀想佳人,感年光有限,风雨伤春的一声叹息。在他的苍翠年华里,曾为一名秀丽的女子,轻起心门,天真的认为可以共度余生,闲时,吟诗赏月,赌书泼茶;梦里,梅林舞剑,临窗听雨。却不想,世俗扰心,尚未许下承诺,便已时光远去,泪洒别离。

       俊朗才子一生为情愁所困,即便功名利禄、锦衣华服,也未能淡落心底一丝的情缘。他用悲愤、孤楚的一生,为后人留下了太多伤情佳句,装点了那段历史的绚烂。

     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便成了后人最喜的翠绿。只因,每个人的心中,都存留一份过往,一处感伤,绽放在此生的渡口,名曰“错过”。无论跋涉几重山水,经历几度桑田,每当相似的景致、容颜重现,这份遗落的美好,便会在雨后的黄昏,抑或银霜漫洒的阶前,轻声吟唱。

       这声叹息,穿越千年烟雨,送走了一代又一代过客,仍在每一处青春远去的溪畔,重复再现,在每个离人的心中,落泪成伤。或许,这是时光的遗赠,她不偏不倚,将或浓或淡的哀叹,交付给每一季青春,以示对年少轻狂,不懂珍惜,不知爱恋的惩罚。

       古往今朝,任你一介书生,落第举人;任你宰相王侯,出尘才子,只要风华过,倾心过,都会在烂漫花季,对往事留下一份绝美的纪念。眼望浮云,悲叹“此情可待成追忆”的李商隐;“从别后,忆相逢”,一生“相寻梦里路,飞雨落花中”的晏几道;“遥想当初,有多少,幽欢佳会”,到头来却只剩“聚散难期”的柳永;更有旷世练达,胸藏锦绣的苏东坡,也在一生浮沉中留下了“纵是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”的追忆。

       甚至身为“转世灵童”,被佛祖选定的仓央嘉措,也将深情与过往依恋,交付了璀璨又短暂的一生。“但曾相见不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”,一个孤居苍茫的雪域高原,一个身处高墙紧闭,琉璃繁华的紫禁城,相隔万里,对于初见的爱恋与轻叹,却是何等的相似?

任光阴流逝,四季更迭,叶落香消下,曾经的容颜与笑语,虽然淡漠,被琐碎掩埋,却是从未忘记。只因,世事变迁,山河太远,跋涉的脚步太过匆匆,模糊了太多的感知,不经意间,将这份美好遗落,安放在心的底层,唯存淡淡思怀,却再也无法忆起。

       有一种感觉,初次相识,却好久不见,而有一种重逢,则是再次相遇,从未离去。满腹才华,情付红颜的小晏、柳永不能忘;宦海沉浮,性情豪迈的苏子不能忘;心归禅宗,诵经礼佛的仓央嘉措,亦不能忘;作为尘世凡夫,我们又岂能轻易忘却?忘了昨日,便失了本心。

       既然,一切都是注定,注定相识,注定离散,又在一个峰回路转的溪畔,注定重逢。那又何苦每日里哀叹咨嗟,怨晨曦烟霞须臾,叹落花流水易逝。白落梅言:相逢是云聚,相离是云散,都不会影响天空的美丽。

       人生前路自是阴晴难定,与谁相知想念,又与谁擦肩离别,只不过是生命里,一场云淡风轻的往事。唯有静下尘心,安守流年,相信一切皆是因果,彼岸早定,我们需要的,只是淡落黄昏烟雨,用心去抚平余下的光阴。

       人生若河,自会东流,不必刻意追求,亦不必刻意守候,一切随风,缘自来去。(水念)

 

一丛禅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