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叢禪竹

何謂福,一叢竹。幸福是一叢竹,是竹的清高、竹的虛心、竹的雅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十丈红尘,许你几尺  

2016-07-23 18:46:23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 夜色深深。一场倒春寒的雨,在敲打谁的门窗?砰砰作响。这声音之于黑夜的万籁俱寂,是如此地凌乱、突兀且慌张,似是谁在红尘彼端浮沉挣扎间发出的悲凉且嘶哑的低吟,一声声地,一声声地哀泣着远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十丈红尘,尽藏江南的绿瘦红肥。花开四野、落红成河的绚烂,是红尘最初最真切的美丽风景,也是红尘最终的水月镜花:花开时,你归来;花谢后,你还在。若如此,真好!在绿瘦红肥的江南,以朝圣者的虔诚之心,顶礼膜拜临寒独开的玉兰花。一枝一花,或含苞待放,或半开未开,或绚烂绽放,一道道或粉红、或雪白、或鹅黄的身影倔强地立于光秃秃的枝头,驱散风中雨里的炎凉,一点点、一寸寸地消融冬的冷凛,用舒适的体温包裹遍布青苔的枯枝。所以,绿意萌动的枝头树下,百花、百草、百鸟,一个个活泼泼的生命俏皮地张扬江南沉稳内敛的个性。

        故,在江南的色彩缤纷里,甘愿卸下所有伪装防备,做一根破土而出的竹笋,羞涩地探出小小的脑袋,欢喜地打量眼前的葱笼世界。根植于泥土,身向蓝天流云,无忧无虑地接受阳光雨露的洗礼,慢慢地剥落厚厚的外壳,只需一个春天的时间,便从小小的、稚嫩的幼芽成长为高耸入云端的笔直翠竹,尔后,用一生的光阴坚守足下的土地。独木不成林,单丝不成线。年复一年,春复一春,竹林成海,碧浪翻滚,无边无际。竹竹枝枝渲染的江南,隐约散发出的几分优雅从容,成了十丈红尘不可或缺的存在,你在滚滚红尘跋涉时的平平仄仄韵律。

        每每路过这样的江南,这样的红尘,耳旁萦绕的都是流泪的沈园的一缕愁绪、一阕苦词: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、错、错!……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,难!难!难!……”江南春色为君留,十丈红尘任君住。江南哪,这被许以十丈红尘的繁华之地,或许从来都只是诗人词家缱绻缠绵的驿站,绿瘦红肥只不过是江南的匆匆过客,在陆游、唐琬满含怨念不舍的重逢又诀别的刹那,成了彼此求之不得、放之不下的寸断愁肠。是以,江南春色最怡人,花开嫣然,幽香满堂,流水脉脉,吴侬软语,赋予万物之灵,即使只是一场寻常的雨,也是入诗、入画、入脑、入心的。然,江南春色又最伤人,花开常有时,花谢终有日,一如陆游与唐琬,沈园春色再美丽,却留不住终须离开的脚步,春花凋零之萧瑟,终不敌眼睑下擦之不去的泪之悲凄。

        从来,身在红尘,爱在江南,怎愿、怎能听从“花开花落两由之”的劝诫?江南啊,“桃花,燕子,水乡,绣户,亭阁,画桥,小船,采莲,赏荷,印花布,紫砂壶,青花瓷,油纸伞,温山软水,莺飞草长,杨柳岸,晓风残月……”印象里的江南,从初春到深春,仿佛只有一步之遥,又似怎么都无法抵达时节的彼岸。此时,人们还未看够初春的朝气蓬勃,春花尽开的娇颜,转眼又必须目睹暮春的老去。盼春,春不来;惜春,春不在。“十丈红尘,许你几尺?”无所归依。若你身在红尘,爱在江南,怎会不知?若你不在红尘,爱在别处,怎会不懂?小轩窗,正梳妆。红尘闲愁堆积,漫天飞花淹没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江南,是谁回不去的故乡,又是谁求之不得的世外桃源。你在江南,我在江南,拾几瓣落花,觅一缕春色,卷珠帘卧听江南的落花流水声,静待十丈红尘为你、我留下一片不凋零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 暮春江南,有些冷,有些寒,还有些与夜有关的深邃。若你刚好还在江南,我恰巧还未离开,那么,朋友啊,我愿与你走过十丈红尘,携手同游风景如诗如画的江南。

一丛禅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